七鲅杯

是傻瓜咸鱼鱼七,欢迎勾搭

【裘杰】穿刺与深吻

     ※很久以前参加群活动的黑历史,见活动一直没下文就干脆把这篇发上来当纪念
     ※故事发生在杰克还没更新被动前
     ※私设有,请注意
     ※ooc有,渣文笔有。能接受请往下↓

      
      “祝贺你,胜利者。愿胜利一直伴监管者同在,”
       杰克在监管者大厅里等侯着,随后他就听到假肢落地发出的细微声响,为这位艰难取得胜利的监管者表示他诚心的“祝福”,
      “但这位先生,你怎么赢得像输了一样狼狈。”
       裘克撩开汗湿的红发,随手把前额被板子砸伤渗出的血液抹到围巾上。他现在太累了,累到不抓紧自己心爱的火箭就走不了路,握住箭柄的手也克制不住地颤抖着。现在的他连像平时一样怼回杰克的精神也没有。
       红蝶今天请假。
       好不容易缓和一下的工作时间再次被排满。今天的“游戏”中,十局里庄园主给他安排了九局,在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下就算是他也有些勉强。
       他沉默了,靠上墙壁休息,杰克则静静地站在原本的位置,等待他的回复。
      “毕竟我的胜利不是靠小姐们施舍来的,假绅士。”
       他用尽全力向杰克做了个鬼脸,可惜杰克并没有因为他无力的挑衅感到恼怒。
       雾都绅士只是赠予他轻笑:
      “不错的回击。”
      “少用你那‘上等人’的嘴脸跟我说话,”
       裘克稍微缓回了些体力,便准备离开大厅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也许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休息会。”
       什么,他刚才说什么?
       正欲离开的脚像是灌了铅,裘克楞在了原地。
       绅士悠悠漫步到裘克身旁,轻轻握住小丑先生的手细细打量。
       裘克第一次有机会近距离观察没戴面具的杰克。摘下面具的他总散发着说不上来的魅惑力,新月形的长睫毛,似海一样纯净而危险的蓝色眸子,只可惜皮肤太过于白湛,那稍显病态的苍白简直是死人一般的色彩……
      今天也不例外。
     “嘶——”
      皮质手套被撕裂的声音和剧烈的疼痛把沉浸于观察杰克种种的裘克拉回现实。
       只见面前人眼中的大海掀起吞噬万物的巨浪,杰克夺去无数生命的指刃穿刺过裘克的手掌。鲜血顺着重叠的手流下,同样染红了杰克缠在左手上洁白的纱布。
      “之后你治疗的日子里我会替你代班。”
       他不急着拔出指刃,这位重视外表的上等人此刻任由裘克的血液染红自己的袖子,只是慢条斯理地继续叙述到。
      “你听说过雾都夜行吗。”
       英国绅士磁性的声音裘克失了神忘记了疼痛,竟老老实实地回答了问题。
      “在庄园主那里听说过,是称为雾刃的东西。你还在伦敦红灯区时自己研发的小把戏,对吧?”
      “是能轻松割开掉你这不懂甜言蜜语喉咙的‘小把戏’。我最近回想起来了它的使用方法,正巧需要多次的练习巩固一下。”
       “……”
       这狗绅士城府真深…裘克在心中默默念叨,随后开口:
       “喂,我可以索求赔礼吗。你那个带锈的指刃也许会让我染上破伤风也说不定。”
        杰克点头默认,他在好奇裘克会索求什么赔礼。
        没有一点点防备,裘克吻了他。
        不得不说哭脸小丑的吻技烂透了,那甚至称不上是个吻。用力过猛,几乎是撞上来的,唇齿碰撞的那瞬间两人都发出了吃痛的呻吟。
        但疼痛对于监管者们来说早已不是大碍,他们开始掠夺彼此的空气,舌与舌之间的调情毫无温柔可言,似乎只为打乱对方的节奏而动。
        混乱之中,他们甚至咬破了对方的唇。这是个体验极差,充斥着血腥气味的吻。

       “哈……你不是…没有力气了吗,”
        英国绅士意识到自己肺活量上的弱势,急忙将指刃刺得更深,趁裘克分神终于把他推开,
       “倒是我的手都要失去意识了。这么久你也没想着取出指刃吗。”
       话刚出口便得到了回答。
      “因为这看上去…像是十指相扣,很浪漫,不是吗。”
      “疯子。”
      “彼此彼此。”
       绅士勾起嘴角,像是要炫耀什么。
       裘杰才发现杰克的薄唇沾上了自己的口红——或许还有刚才嘶咬出的血液。在白湛过度的皮肤里那一抹鲜红格外出众,把平时正经优雅的雾都绅士变成了另一个人。
      “F**k……”
      裘克差点在自己的手和与开膛手打一炮之间选择了后者。

            —————— End ——————

评论(1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