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鲅杯

是傻瓜咸鱼鱼七,欢迎勾搭

【佣杰】恶意挑衅(中)

前方预警:
     
      Ⅰ.标题瞎起,还是我
  
      Ⅱ.文笔极其糟糕,塞有私设。请不要在意本篇追逐战的路线,那是我瞎写的,也许和游戏真实地图不符
   
      Ⅲ.一时兴起的乱嗨之作,胡言乱语,后续真的几百年后才写完……因为下在预定里…会开车
    
      Ⅳ.渴望评论ww

       以上,能接受请往下↓

      语毕,奈布迅速向大教堂的另一端跑去,敏捷地跨过小窗冲了出去。
      小窗后那块地方是一片狭小的空地。太过于狭小,也没有可以作为掩护和防御手段的木板,奈布决不会朝那个送死般的方向直直跑去。 如果没有直接往那里去,那就是……
      不同于其它监管者,因为杰克每次对于奈布执着的追捕,他已经大致摸清了佣兵一些花哨的小习惯。
       佣兵贴着墙回到了大门口,正打算对他计划中追到小窗后空地的杰克吹口哨示意再转点,反而接收到了对方的“大礼”。
       钢爪伴随着急促的皮鞋交替落地的声音向奈布扑来。若不是奈布及时反应过来,在迎面撞上钢爪前使用钢铁护腕弹向对面的高墙,现在就要正面荣获五条刀伤了。
       “我先得一分,萨贝达先生,”
        杰克向佣兵展示着差点砍到他的左手刀刃,面具都无法掩饰他此时的兴奋,就差哼出令人耳熟的英伦小调,
       “你现在只有五个钢铁护腕了。”
        叮——
       “我倒觉得这是平局,也许我还多你一分呢,”
         队友破译了一台密码机,这使佣兵心里平衡了不少,甚至模仿监管者平时哼歌的腔调向他吹口哨,
       “求生者还有四台密码机,而我还完好无损地站在你面前,英国绅士。”
        这句话硬是给红教堂平增了一层硝烟味。
        杰克似乎有点恼火:
      “有时我想过自己是不是该雨露均沾一点,而不是看到你我就直接丢了我先前看到的律师。”
      “去抓弗雷德?你不会那么做的。”
       奈布极没自觉地露出了常人眼中有些自信过头的表情,
      “更何况,连恶意挑衅都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就算是你的‘招待不周’了。但话又说回来了…”
        佣兵顿了顿,再次寻问之前问过几百回的问题。
       “你为什么对我那么执着,我们之前是不是有什么交集?”
       “……”
        监管者又沉默了,英国人真难懂。
        奈布今年只有22岁,没怎么和他们雾都人打过交道。年轻的佣兵所在的佣兵团内之前虽然刚巧收雇于一伙英国人,但他和那伙人没有过其它的、自认为多余的接触。唯一一次战争外见到那伙人是和同伴参与他们战争胜利的庆功宴。
        那天也是奈布作为佣兵的最后一天,对于他来说是一场非常不愉快的庆功宴。
        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他深深意识到这点,心中厌恶着夺取不知多少幸福的战争,心生退出之意。可他也知道自己沉迷于刺激,依赖战争,根本无法作为普通人生存于世。
        乱七八糟的想法使他在庆功宴上一直自灌闷酒,再没考虑和关注过更多的东西……
        杰克的沉默像那天夜晚的自己一样,这使佣兵心中生出难以言喻的烦躁——他不想再陷入这样的沉默。
        于是他大胆地扯住雾都杀人狂黑色的领带迫使他靠近自己,扼住这只黑天鹅纤长的颈脖,即使他不清楚求生者伤害监管者算不算违反游戏规则。
        “今天你必须告诉我。”
       



            ——————————TBC.

评论(10)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