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鲅杯

是傻瓜咸鱼鱼七,欢迎勾搭

【佣杰】恶意挑衅(上)

前方预警:
     
      Ⅰ.标题瞎起
  
      Ⅱ.辣鸡画师写辣鸡文,文笔极其糟糕,塞有很多私设
   
      Ⅲ.一时兴起的乱嗨之作,后续几百年后才会写
    
      Ⅳ.渴望评论ww

       以上,能接受请往下↓

      “若生命有度,那么瘾就是一种超乎正常的生命态度”
       这是奈布不知多久以前在书中看到的词句……这是他无意间回忆起的。
       这次游戏在红教堂进行。环视四周,除了墙,还是墙。灰蒙蒙的高墙,残破的矮墙,和乱到某种境界的杂草。都是些没什么意义的发现。
       感到无聊透顶的佣兵向地图中央的大教堂走去,他打算找那台教堂中央的密码机。
       他并不打算去破译那麻烦的密码机。是个庄园人都知道战后阴影是个多麻烦的事情,那小机器的声音奈布光是听到就感到头疼,失败校准的次数几乎可以爆出一山高的爆米花。其他人十分谅解他的情况,自觉把开机任务揽到了自己身上。
        当然,不开机的话,自然就有别的任务交给他。
        “咚——————————”
        密码机是整个游戏中求生者们第二讨厌的大麻烦。不管你破译时动作多轻,哪怕是特蕾西这样优秀的机械师,那堆破铜烂铁也能发出金属特有的刺耳噪音。更别提校准失败后那爆破般的一下,就这么简简单单地把你的所在地暴露给听力极好的监管者耳中。
        而前佣兵给了眼前这台密码机用尽全力的一脚。那声响之大以至于传遍了整个红教堂,比那开始的钟声更加惊人,远处的艾米丽发誓自己的鼓膜都要被那巨大的声响震破了——这是对本局监管者赤裸裸的恶意挑衅。
        破坏监管者精心制定的杀戮计划,打乱他们的节奏,为其他人争取打开大门的时间。这就是佣兵的职责所在。
        奈布听到了自己的心跳,监管者往这边来了。
        他的嘴角不禁勾起了计谋得逞的弧度,同时升起的还有他无限的期待之情……期待这局的对手会是那位监管者中“上等人”。
        这样看似危险的任务对于奈布来说宛如毒品,他上瘾了。
         奈布参加游戏的契机是排解无聊。战后没有了他的容身之地,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地方可以接受他这样的人了。他当然有更多活法,但他清楚自己根本没法融入普通人的社会,习惯于平静的生活。所以他来到了庄园,选择了这样同战争时期一样危险的生活。
         输赢对于他来说其实无所谓。
         他是足够强大的,在尝到选择追捕佣兵苦头的监管者们也是足够聪慧的,他们学会了无视和放弃。只有杰克,奈布刚刚成为佣兵时便臭名昭著的开膛手杰克,是个十足的怪胎——异常执着于追捕奈布。
         黑色的礼帽,一身高档货,腰后别着的手杖一个劲地向周围散落不知哪来的玫瑰,奈布总觉得十分眼熟。如果不是那蠢爆的面具和刀刃制成的左手,常人很难将他和那些一身血腥味又粗暴的监管者联系到一起去。
         他对奈布的执着真是个迷。虽然常常遇见,但奈布到现在还没翘出任何相关的理由……
          奈布嘴上说着他麻烦,但他不知不觉中一次比一次期待与这位监管者相遇。不仅仅是出于对他执着于自己原因、他身影熟悉缘故的好奇……
          是因为他喜欢看到杰克因为追捕自己时理智断线疯狂的一面吗?生气时诱人的低吼,下刀时的果断残酷,纤细的身姿在挥刀时美妙的弧度…都是些无意间注意到的东西。对他面具下神秘面容的好奇?……奈布无数次设想过…再或许,他只是被迷住了?
         红光在教堂门口闪烁,高档皮鞋踏进了教堂。
         “先生,我可以视您这样的行为是恶意挑衅吗?”
          是他!奈布觉得自己的心跳更快了。
          “当然可以。那么,根据您的绅士之道是不是该更用心地‘招待’我呢?”

                ——————TBC.
        

评论(25)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