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鲅杯

喜欢游戏相关★
基本杂食
干啥都是菜鸡中的菜鸡
最近在努力正经点但本质还是个巨型沙雕
梗王
想创作独具一格的特别故事
写不好就不写吧w

放大秘法(bushi)
偷偷画点沙雕东西,反正没人看见

这几个月有魔法祝福我吧

找到了中意的西皮,遇见了喜欢的太太

有了一起玩游戏产粮学习的朋友

跨越了之前很多很多所害怕的障碍

希望之后也能在各个方面都更进一步

努力成为更优秀的人

成为一个值得喜欢的人

(^V^)

【裘杰】火箭挂饰


校园pa,全员田径部设定。

主要是裘杰,有佣医和社园串场

我终于还是把这个沙雕东西做出来了,链接在评论

ooc有私设有非常狗血 慎
对话中使用的头像无授权,侵删(>_<)

     想写裘杰的校园pa

田经社王牌之间的日常互怼那种……

     火箭疯子 x  雾都幽灵

可想了想真写了都是私设好像会ooc,纠结要不要辣自己眼睛(晃笔)

※我流佣杰性转
拉低一下tag的平均水平hhh
性转好啊性转妙啊,我超级心水那篇性转的日常三十题ww

【佣医】如何拯救爆机的尴尬局面

前方预警:
     
      Ⅰ.萌新佣兵 x 机皇护士   ooc有
  
      Ⅱ. 算是@白溟和我这个坑货佣兵一起开黑时我疯狂爆米花而产生的沙雕段子。题目瞎起的
   
      Ⅲ.渴望评论和同好勾搭ww
    
     以上,能接受请往下↓

      那是奈布的初战。
      崩———
      一炸回到解放前。
     “你停一下,我有事想问你。对对对就是你,旁边又没有别人。”
      佣兵停下破译密码机的动作,脸上仿佛写着懵逼二字,呆愣愣地盯着继续破译的医生,
     “为什么?虽然我爆米花了但监管者并没有过来啊?”
      艾米丽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力,甚至想直接给面前的佣兵一针。
     “先不说你顶着战后阴影破译,我当您是刚好看见我顺便帮忙开一下不小心出现了失误拖慢了一点点我的破译进度。但是您这样,在其它人已经被监管者盯上时,不去帮忙还一直和我开机是不是搞错了自己的定位?”

    “求生者的定位吗不就是破译密码开门逃跑吗?”

     这……虽然没有什么不对啦但还是劝劝他去掩护一下其它队友好了,而且他察觉不到自己只是在捣乱吗!
    
    “呃…毕竟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能力,所以一些任务会自然而然地落在不同的人身上。比如……您的技能看上去是是溜监管者那一派的。”

    “溜不就是指见到监管者就要跑吗?他没有过来啊。”
     你其实是前锋吧?
     艾米丽气到浑身颤抖,发现这个新参战的求生者是真傻。上等人的身份使她被迫矜持下去——她几乎要克制不住自己去解剖佣兵的大脑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
     “对不起,”
      年轻的佣兵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我太想和你多呆一会,在庄园的时候连新手教程都没有好好看就过来参战了……”
       ……
 
     “您可别开玩笑了吧,回庄园以后一定要好好看看,您这样是不可能胜利的。”
      
      奈布发现艾米丽突然消了气,这句话竟然没带一丁一点刚才的怒意。
     

     

粉上了一个真正的神仙
下凡辛苦了  
真想成长起来让她能够看到我……
会有这一天吗?

【佣杰】恶意挑衅(中)

前方预警:
     
      Ⅰ.标题瞎起,还是我
  
      Ⅱ.文笔极其糟糕,塞有私设。请不要在意本篇追逐战的路线,那是我瞎写的,也许和游戏真实地图不符
   
      Ⅲ.一时兴起的乱嗨之作,胡言乱语,后续真的几百年后才写完……因为下在预定里…会开车
    
      Ⅳ.渴望评论ww

       以上,能接受请往下↓

      语毕,奈布迅速向大教堂的另一端跑去,敏捷地跨过小窗冲了出去。
      小窗后那块地方是一片狭小的空地。太过于狭小,也没有可以作为掩护和防御手段的木板,奈布决不会朝那个送死般的方向直直跑去。 如果没有直接往那里去,那就是……
      不同于其它监管者,因为杰克每次对于奈布执着的追捕,他已经大致摸清了佣兵一些花哨的小习惯。
       佣兵贴着墙回到了大门口,正打算对他计划中追到小窗后空地的杰克吹口哨示意再转点,反而接收到了对方的“大礼”。
       钢爪伴随着急促的皮鞋交替落地的声音向奈布扑来。若不是奈布及时反应过来,在迎面撞上钢爪前使用钢铁护腕弹向对面的高墙,现在就要正面荣获五条刀伤了。
       “我先得一分,萨贝达先生,”
        杰克向佣兵展示着差点砍到他的左手刀刃,面具都无法掩饰他此时的兴奋,就差哼出令人耳熟的英伦小调,
       “你现在只有五个钢铁护腕了。”
        叮——
       “我倒觉得这是平局,也许我还多你一分呢,”
         队友破译了一台密码机,这使佣兵心里平衡了不少,甚至模仿监管者平时哼歌的腔调向他吹口哨,
       “求生者还有四台密码机,而我还完好无损地站在你面前,英国绅士。”
        这句话硬是给红教堂平增了一层硝烟味。
        杰克似乎有点恼火:
      “有时我想过自己是不是该雨露均沾一点,而不是看到你我就直接丢了我先前看到的律师。”
      “去抓弗雷德?你不会那么做的。”
       奈布极没自觉地露出了常人眼中有些自信过头的表情,
      “更何况,连恶意挑衅都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就算是你的‘招待不周’了。但话又说回来了…”
        佣兵顿了顿,再次寻问之前问过几百回的问题。
       “你为什么对我那么执着,我们之前是不是有什么交集?”
       “……”
        监管者又沉默了,英国人真难懂。
        奈布今年只有22岁,没怎么和他们雾都人打过交道。年轻的佣兵所在的佣兵团内之前虽然刚巧收雇于一伙英国人,但他和那伙人没有过其它的、自认为多余的接触。唯一一次战争外见到那伙人是和同伴参与他们战争胜利的庆功宴。
        那天也是奈布作为佣兵的最后一天,对于他来说是一场非常不愉快的庆功宴。
        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他深深意识到这点,心中厌恶着夺取不知多少幸福的战争,心生退出之意。可他也知道自己沉迷于刺激,依赖战争,根本无法作为普通人生存于世。
        乱七八糟的想法使他在庆功宴上一直自灌闷酒,再没考虑和关注过更多的东西……
        杰克的沉默像那天夜晚的自己一样,这使佣兵心中生出难以言喻的烦躁——他不想再陷入这样的沉默。
        于是他大胆地扯住雾都杀人狂黑色的领带迫使他靠近自己,扼住这只黑天鹅纤长的颈脖,即使他不清楚求生者伤害监管者算不算违反游戏规则。
        “今天你必须告诉我。”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