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鲅杯

是傻瓜咸鱼鱼七,欢迎勾搭

说谎的女孩

“我以前被全班孤立过,整整小学六年……”

“只是孤立而已吧,我幼儿园的同桌以前还天天拿刀片划我的手臂。”

“你们这种都算小打小闹了,我一家人都重男轻女,从小干活还要被打到大,差点连学都没法上了。”

“以前…以前我的人渣班主任把我推下楼梯,当时流了一地的血…”

“你们以前都好可怜啊,希望以后你们也能像我现在一样快乐w摸摸~摸摸”

她笑着摸摸室友们的头以示安慰。

“别吵了,睡觉!”

突然,宿管老师的声音响起,一屋子的女孩都各自冲回自己的床,准备陷入甜蜜的梦乡。

“你出来一下。”

她默默站起身来,缓缓出了门。

“真想不明白,现在的小女生怎么这么喜欢说谎。”

“也许是好面子吧?”

“这样啊,那你作为舍长可要好好管管这坏行为哦”

“您是指说谎?”

“不然呢?”

“可能有点难……”

她扯紧校服长袖,挡住满是绷带的手臂。

“因为我也喜欢说谎。”

死前许愿老福,看看我非洲人107石能不能带他回家:D

睡不着,真的睡不着orz

想日亲友lof,但是怕被拉黑:D

为欧洲咸鱼打理本丸顺便助攻她和近侍的三个月

✘娱乐沙雕向的小段子,私设有
✘写来自己看的
✘西皮要素有,有主压切和被主(不是同一个主哦)
@发烧的冰棒 的锅,我写爆(bushi)

1.

“你来了……”
时隔五天,正值深夜,本丸的大门再次打开了。作为近侍的山姥切鼓起勇气打算给何夏恭迎,却发现来者是位从未谋面的青年。
“你是谁。”
面前出现的人究竟是敌是友?山姥切迅速改了口,脑内在此时不断涌出何夏可能遭遇的各种意外让他更加不安起来。右手紧紧按住自己本体,提防着他的一举一动。
“解释起来稍微有点难啊,”
青年有些无奈地向他挥挥手,
“总而言之,我并不是敌人。可以让我先进去坐坐吗,待会再慢慢解释会比较好。”
边说着,他迈开步伐踏向了本丸的茶室。
“等等,停下…”
怎么可能就这样相信你的片面说辞…就算是仿品也有要守护本丸的责任…这么想着,山姥切迅速拔出本体拦住男子的去路。
“不管怎么样,如果没法现在证明的话,决定不能让你进去。”

“锵——”

山姥切花了数秒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刀剑碰撞,然后自己是本体被巨力打落在地的声音仍在耳中回荡着,手也被震得有些发麻。

“主,之后无论去向何处都请带上我。这是为了您的安全着想。”
现在挡在青年面前并打落了自己本体的刃,似乎是…压切长谷部?相貌上来看的确是他,但无论气场还是着装,都和自己本丸的那振完全不同。
这是怎样的力量…自己作为整个本丸最高的练度竟然都没法匹敌,该怎么继续守护这里……
“啊…你还是跟来了。”
青年有些无奈地捂住了额头,随后蹲下捡起山姥切递给了发愣的山姥切,
“不好意思我家近侍下手重了点,你缓缓。”

“我叫林川,和你们的主一样是审神者。我们两个是初中同学,关系还不错,但是我这个人不是很喜欢串门所以你们都没见过我。”
他坐在茶会室,脸皮巨厚地喝着山姥切不情不愿端来的玄米茶,
“何夏被时之政府安排了外出三个月的工作,临时她将你们托付给我了。换句话来说,接下来的三个月,你们本丸的事务将暂时由我代理。”
他晃了晃进入本丸的密钥。
听到何夏只是被安排了工作,山姥切松了一口气。
“旁边这位是极化后越来越不听话的我的近侍兼恋人长谷部,本来我一个人来这边就好了结果他还是跟来了。”
“主!”
“都说了可以叫我林川嘛……”

刀和主人,也可以成为恋人吗。山姥切看着两人打打闹闹的样子,想起了何夏对他绽放的,少女独有的微笑。

“被被,你真的很漂亮啊。”

“不要说我漂亮!也不要用那么奇怪的称呼…”

“那就——你真的超级可爱,世界第一可爱。”

“…………”

…不要刚刚出差的第一天,就让我这么想你啊。

“大概就是这样,今天我是过来打个招呼明天就成为正式代理啦,时之政府也会发公告的。”

林川喝完茶,准备离去,

“哦对了,94级…你应该是这个本丸练度最高的刀吧。”

山姥切点了点头。

“有极化刀吗?”

山姥切摇了摇头。

“六四过了吗?”

“没有,刚刚到六图,没有往下推。”

“那你通知一下本丸里的其他刃做好心理准备。从明天开始,就不是何夏的咸鱼训练方式了。我们这三个月的目标是——过完六图,扯出两队满级,拿到一队极化刀。”
山姥切在目送他出门的瞬间,好像看到了魔鬼。


tbc.

下章开始是真沙雕,更新随缘。以上。

【裘杰】穿刺与深吻

     ※很久以前参加群活动的黑历史,见活动一直没下文就干脆把这篇发上来当纪念
     ※故事发生在杰克还没更新被动前
     ※私设有,请注意
     ※ooc有,渣文笔有。能接受请往下↓

      
      “祝贺你,胜利者。愿胜利一直伴监管者同在,”
       杰克在监管者大厅里等侯着,随后他就听到假肢落地发出的细微声响,为这位艰难取得胜利的监管者表示他诚心的“祝福”,
      “但这位先生,你怎么赢得像输了一样狼狈。”
       裘克撩开汗湿的红发,随手把前额被板子砸伤渗出的血液抹到围巾上。他现在太累了,累到不抓紧自己心爱的火箭就走不了路,握住箭柄的手也克制不住地颤抖着。现在的他连像平时一样怼回杰克的精神也没有。
       红蝶今天请假。
       好不容易缓和一下的工作时间再次被排满。今天的“游戏”中,十局里庄园主给他安排了九局,在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下就算是他也有些勉强。
       他沉默了,靠上墙壁休息,杰克则静静地站在原本的位置,等待他的回复。
      “毕竟我的胜利不是靠小姐们施舍来的,假绅士。”
       他用尽全力向杰克做了个鬼脸,可惜杰克并没有因为他无力的挑衅感到恼怒。
       雾都绅士只是赠予他轻笑:
      “不错的回击。”
      “少用你那‘上等人’的嘴脸跟我说话,”
       裘克稍微缓回了些体力,便准备离开大厅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也许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休息会。”
       什么,他刚才说什么?
       正欲离开的脚像是灌了铅,裘克楞在了原地。
       绅士悠悠漫步到裘克身旁,轻轻握住小丑先生的手细细打量。
       裘克第一次有机会近距离观察没戴面具的杰克。摘下面具的他总散发着说不上来的魅惑力,新月形的长睫毛,似海一样纯净而危险的蓝色眸子,只可惜皮肤太过于白湛,那稍显病态的苍白简直是死人一般的色彩……
      今天也不例外。
     “嘶——”
      皮质手套被撕裂的声音和剧烈的疼痛把沉浸于观察杰克种种的裘克拉回现实。
       只见面前人眼中的大海掀起吞噬万物的巨浪,杰克夺去无数生命的指刃穿刺过裘克的手掌。鲜血顺着重叠的手流下,同样染红了杰克缠在左手上洁白的纱布。
      “之后你治疗的日子里我会替你代班。”
       他不急着拔出指刃,这位重视外表的上等人此刻任由裘克的血液染红自己的袖子,只是慢条斯理地继续叙述到。
      “你听说过雾都夜行吗。”
       英国绅士磁性的声音裘克失了神忘记了疼痛,竟老老实实地回答了问题。
      “在庄园主那里听说过,是称为雾刃的东西。你还在伦敦红灯区时自己研发的小把戏,对吧?”
      “是能轻松割开掉你这不懂甜言蜜语喉咙的‘小把戏’。我最近回想起来了它的使用方法,正巧需要多次的练习巩固一下。”
       “……”
       这狗绅士城府真深…裘克在心中默默念叨,随后开口:
       “喂,我可以索求赔礼吗。你那个带锈的指刃也许会让我染上破伤风也说不定。”
        杰克点头默认,他在好奇裘克会索求什么赔礼。
        没有一点点防备,裘克吻了他。
        不得不说哭脸小丑的吻技烂透了,那甚至称不上是个吻。用力过猛,几乎是撞上来的,唇齿碰撞的那瞬间两人都发出了吃痛的呻吟。
        但疼痛对于监管者们来说早已不是大碍,他们开始掠夺彼此的空气,舌与舌之间的调情毫无温柔可言,似乎只为打乱对方的节奏而动。
        混乱之中,他们甚至咬破了对方的唇。这是个体验极差,充斥着血腥气味的吻。

       “哈……你不是…没有力气了吗,”
        英国绅士意识到自己肺活量上的弱势,急忙将指刃刺得更深,趁裘克分神终于把他推开,
       “倒是我的手都要失去意识了。这么久你也没想着取出指刃吗。”
       话刚出口便得到了回答。
      “因为这看上去…像是十指相扣,很浪漫,不是吗。”
      “疯子。”
      “彼此彼此。”
       绅士勾起嘴角,像是要炫耀什么。
       裘杰才发现杰克的薄唇沾上了自己的口红——或许还有刚才嘶咬出的血液。在白湛过度的皮肤里那一抹鲜红格外出众,把平时正经优雅的雾都绅士变成了另一个人。
      “F**k……”
      裘克差点在自己的手和与开膛手打一炮之间选择了后者。

            —————— End ——————

今天也要好好在五四散步捡刀(队员组成篇)

☆是娱乐向沙雕玩意,我就是记录记录日常。对话人物以简称代替
☆以后可能会微量西皮要素,都可以当友情向看
☆有一定程度的ooc注意
☆审神者片仓晴树和本丸的设定均为私设

1.
烛: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稀有刀剑男子捕捉部队了,大家都自我介绍一下吧

鹤:诶诶,小晴树想玩n站上那个梗?可真是吓到我了,起这个队名他真的还想捞到其他稀有刀吗。照原版来说成员组成应该是小光小伽罗和长谷部吗,小伽罗呢

烛:小伽罗看完原版之后和晴树桑明示自己宁愿去三队无限远征也不要和我们两个组队…

后藤:说起来,长谷部桑,我们队里是不是少刃了?

岩:果然还是先点点名吧,虽然多一个少一个都没关系,反正你们都没机会出手

大家不禁回忆起了除岩融外全员黄脸的恐惧,默默骑上了各自的马陷入了夜晚康桥般的沉默。

2.
部:队长,太刀烛台切光……

鹤:小光在场也要点他的名字吗?

部:嗯…队员,太刀鹤丸国……

鹤:我就在你眼前啊为什么还要点我

部:啧。队员,打刀(小声)是我自己啊,那就略过吧。下一个,队员,短刀后藤……

鹤:长谷部你忘记点自己的名字了

3.
晴树:鹤丸又做了什么,还没出阵就中伤了???光忠你作为队长怎么先离开军议了。

烛:我要去一趟厨房

晴树:???

烛:(笑)长谷部君拜托我做盘牡丹饼,他要亲自把鹤桑塞安静点。

晴树:你们…注意点别把他搞碎啊…

3.
部:队员,岩融。

岩:这样一来在场人员的点名算是结束了吧,少了谁?该抓他出来一起享受狩猎了。

部:没有少刃,这回队伍的编排只有五刃

烛:虽然完全不用担心少一个人会胜利与否的问题(看了看岩融),但空出的位置让刃看着很不舒服啊

鹤:要这么说起来n站的原版里只有三个人岂不是空出的位置更多了

后藤:我明白了,以前我修行的时候在德川家听说过这叫空位玄学。空出放置刀的地方,是在告诉那些想要的刀“这是你的位置哦,你的归宿是这里”来引诱他们通过各自方式来到自己手中…是这种感觉吧!

部:是这样吗,不愧是主,果然在这种地方也有安排吗

鹤:原来晴树桑有这样特别的打算啊,那可真是惊喜的发现

岩融:哦哦,感觉干劲上来了

后藤:今天一定要把一期尼带回来

烛:大家一起加油吧,一定能做到的

晴:(打喷嚏)先空着这个位置等下午博多修行回来再编进去。他们看上去在讨论着什么啊,这么慷慨激昂是不是找到什么捞刀玄学了?

4.
博多:各位看起来怎么这么消沉,这么不高兴我回来吗?

烛:没…没有啦

岩融:只是…

后藤:不知道为什么…

鹤:好失望哦…

部:难怪主要下午才出发…

博多:???

极化回来以后朋友对我的态度大变,是不是资本主义气息太浓厚了他们不适应???
急急急,机动145在线等回复

5.
部:总而言之,自我介绍还是必要的吧,毕竟这样队伍的组成还是第一次

鹤:那就从队长开始吧,看看小光的自我介绍能不能帅气
到令人大吃一惊的程度

烛:(接刀帐介绍)

鹤:意外的是普通的介绍方式啊

烛:是吧…要当时斩断的是什么其它帅气的事情就好了…

晴树:(突然推门)哟,各位。彼此间都磨合好了吗,准备出发了哦。你们的一只眼队长看起来心情很微妙啊,发生什么了?是不是和他升级速度慢有关系?

部:现在还在自我介绍环节中,进度这么慢真是我作为队中一员身份的失职,非常抱歉(土下坐)

烛:一…一只眼。

鹤:小晴树又给大家起奇怪的外号了…妙啊!

晴树:这样啊,那正好。岩融,你去二队带一带今剑他们极前短刀吧,我觉得还是把大俱利放到队里比较好

后藤:大将你是真的想让这个部队完蛋吗???

晴树:嘛嘛,博多不是回来了,让他展示一下身手呗

博多:大将,我学的是生意经不是捞刀经…

晴树:我们这里升级最慢的竟然是光忠啊。连极部的速度都比你快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烛:一只眼……

鹤:小光,小光?

烛:一…只眼

晴树:还在纠结这个吗,抱歉啊下次我会把称呼换回来的。所以你升级为什么那么慢?

烛:一只眼…

部:你现在散发的气息简直跟检非一模一样啊,清醒一点烛台切!

烛:诶,会给人这样的印象吗

晴树:当然啦!

烛:因为那个外号听上去真的不帅气嘛

鹤:我们这队人还算是能打成一块的嘛,出发吧

部:也是…自我介绍什么的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博多:但错过三倍经验就不好了,是吧

烛:那就,出发吧。晴树桑请等候我们的好消息

哦…哦…晴树发着楞点点头,发觉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等等!大俱利还没过来!光忠为什么升级这么慢也没答案你们怎么这种时候机动破万啊!!!

————————————————————————tbc.




放大秘法(bushi)
偷偷画点沙雕东西,反正没人看见

这几个月有魔法祝福我吧

找到了中意的西皮,遇见了喜欢的太太

有了一起玩游戏产粮学习的朋友

跨越了之前很多很多所害怕的障碍

希望之后也能在各个方面都更进一步

努力成为更优秀的人

成为一个值得喜欢的人

(^V^)